【党建】一笔来自在读研究生的特殊党费

发表于 2016-06-27 09:42 | 阅读次数 1,195 次

“老师,我想交一笔特殊党费。”

6月22日上午,我校2015级研究生曹文璋敲开研究生院办公室的门,提出交党费。陈广乔老师数了数他递来的钱,“1200元,这么多!”

曹文璋,2015年12月成为预备党员。

他为什么要交特殊党费?这笔钱又从哪里来的?

(一)

前一阵,曹文璋听同学讨论党费的问题,他很好奇党费到底怎么收,就到网上去查了一下。

这一查,让他看到一篇新闻报道《一名九旬老党员的“特殊党费”》。文中,一位简朴一辈子的9旬老人,以“特殊党费”的形式,向建党95周年献礼。

“老人的一生很不容易,尤其是建国前的经历,是党让她获得新生活。她感念党对她的照顾,决定以党费的形式表达这份感情。”

这篇报道是一个引子,让曹文璋意识到,自己的家庭何尝不是受党和国家政策的照顾而改变了命运?

“我的祖辈都是普通农民,在旧社会也穷过、苦过,如果不是党领导人民解放了,实施一系列政策,我父母也不会有一份稳定的工作,现在我们家生活也算比较宽裕。这除了自身努力,党领导建设的国家和社会大环境也非常重要。”

曹文璋决定,“我也要交特殊党费”。

4月份的时候,曹文璋做兼职赚了2000块钱,除了一些生活开支,还余下1200块钱,他决定以特殊党费的形式上交组织。

(二)

问起“为什么要入党”这个问题?曹文璋坦陈:高中的时候,就想过入党,那时的认识是,“党组织是优秀的人聚集的地方,我也想成为优秀的人,加入这样的组织。”

直到大二,一位党员老师让曹文璋的想法更加明确。当时,曹文璋参加了一个学生组织,接触了一些退休教师。

其中有这样一个故事。一位贫困生同学买了一双假冒伪劣的鞋子,没穿两天,鞋底就断了。他去找商家要求退换,商家不同意。退休教师郭老师知道后,特地骑着自行车跑到卖鞋的商家那里据理力争,帮买鞋的同学顺利退了钱。

这位郭老师,已经60多岁了,而且腿脚不好,为学生的一双鞋从市中心骑车到郊区去,跟人理论。

“您为什么不让别的老师去啊?”曹文璋问郭老师。

“因为做这样的事我很幸福,我在为党做事。”郭老师的回答,让曹文璋印象深刻。

他想起,自己高中时候,偶然一个机会听到一位牧师的宣言“我今日行善,是为神做事情。”

再看郭老师,他的心中突然清晰起来,这就是信仰!

“当时我就想,有这么了不起的党员,这个组织一定很了不起,我想向她靠拢!”

(三)

如今,曹文璋已经如愿入了党。其所在研究生院党委副书记陈祖华评价说,“曹文璋同学心中党的意识、党员意识很强,对党有非常真实而朴素的感情,他选择入党,是基于精神层面对党的信仰的认同”。

从自己成长的历程里,曹文璋点点滴滴积累了对党的感情,现在,他决定将这作为终身信仰,并一以贯之地要求自己。

研究生开题论文,他修改了一遍又一遍;所有的讲座报告,他永远坐在第一排,“因为听得投入”;学术课题申请,他每项都积极参与,成功申请了两项。

今年5月,“两学一做” 学习教育开展以来,研究生院党委收到曹文璋的一封来信,信中,对研究生党员中存在的三种错误思潮进行了反思和批判,“人生理想在享乐主义中融化、人生节奏被机会主义打乱、人生方向在极端个人主义中迷失”。

曹文璋的母亲在某钢铁厂附属单位工作。他常常想起那些炼钢炉前的工人们,“每天在四五十度的高温前工作,辛苦劳累,工资也不高。也许有一天,我可以为他们做点什么。”这是曹文璋的远期目标。

关于特殊党费的规定:

2008年2月,中央组织部印发了《关于中国共产党党费收缴、使用和管理的规定》,从收缴、使用、管理三个方面,对党费制度作出全面、明确、细致的规定。其中,对特殊党费作出具体规定。提出,党员自愿多交党费不限。自愿一次多交纳1000元以上的党费,全部上缴中央。中央组织部给本人出具收据。

 

 

 


返回首页 | 学校首页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