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奖专访丨徐炜锋:习于智长,化与心成

发表于 2017-11-03 17:12 | 阅读次数 207 次

今天给大家介绍的是研究生国家奖学金的获得者,来自2015级财政学专业的徐炜锋。


获奖经历
1.2015-2016学年获二等学业奖学金;
2.获南京审计大学首届“中国基层治理调查”项目“最佳督导”称号;
3.2016-2017学年获一等学业奖学金;
4.2016年度获研究生院“组织管理奖”。
科研经历
(一)学术论文
1.地方政府“土地财政”依赖对居民消费影响研究,《南京审计大学学报》,2016年第4期;
2.大数据思维与技术在政策跟踪审计中的应用,《中国审计》,2016年第10期;
3.地方政府“土地财政”依赖对居民消费的影响研究—基于省际面板数据,《中国人民大学复印资料(财政与税收)》,2016年第11期全文转载;
4.国家审计促进PPP健康运行的着力点,《中国审计报》,2017年1月11日
5.家庭房产财富与家庭消费—基于CFPS数据的实证分析,《审计与经济研究》,2017年第4期
6.践行绿色金融,促进生态文明,《浙江审计》,2017年第8期;
7.人口老龄化背景下我国财政可持续性研究,《中国社会科学报》,2017年11月1日。

(二)科研课题
1.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中等收入群体的规模测度和影响机制研究(项目编号:17BJY042),参与;
2.江苏省高校哲学社会科学重大项目:江苏省公共养老服务改善与财政可持续发展研究(项目编号:2017ZDAXM011),参与;
3.江苏省2016年度学术学位研究生科研创新计划项目:中国家庭代际关系对老年人福利的影响研究(项目编号:MG2016034),主持;
4.南京审计大学政府审计学社本硕联合创新课题项目:创新政策跟踪审计模式研究—基于大数据视角(项目编号:ZFSJXS201611),主持。

(三)学术会议参与
1.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CFPS数据用户交流研讨会,论文收录;
2.第二届全国“财税理论与政策”优秀研究生论坛,论文收录;
3.第二届两岸四地暨全国财经高校研究生审计论坛,论文收录;
4.第二届在宁高校研究生商学论坛,论文收录。
感恩导师

徐炜锋认为自己能有今天的成绩离不开导师裴育老师的循循善诱和悉心教导。他说,让他记忆最为深刻的是导师在研一刚入学的时候就提出要求,每周至少看一本书并要写不少于一千字的读书笔记,寒暑假亦不能例外。当时他不太理解这种做法,在不情愿的坚持读了四五十本书后才体会了老师的良苦用心。一年坚持不懈的阅读不仅为后来论文写作奠定了坚实基础也为他贡献了很多好的idea。另外导师治学上的严谨与精益求精也令他受益匪浅。论文逻辑是否清晰、概念表述是否准确、标点符号运用是否正确、行文是否流畅易读,排版是否恰当乃至于“的”和“了”有无必要除掉,这些意见反复出现在对他论文一稿又一稿的修改意见中,对琐碎细节的严格要求体现了导师作为一名学者的工匠精神。
实践经历
1.2015-2016学年担任研究生会生活部副部长;2016-2017担任研究生会学术部任部长一职。
2.参加南京审计大学首届“中国基层治理调查”项目并担任调查团队督导;
3.参与浙江省湖州市审计局“防风险、服务实体经济专项审计”项目,撰写《湖州银行绿色金融实践审计专报》作为项目成果上报审计厅,获得好评。
访谈期间,徐炜锋感慨地说到参加研究生会,参与和组织研究生会大大小小的各种活动以及利用暑期实践参与社会实践无疑是他研究生阶段最美妙的经历。虽然参与这些活动会耗费大量时间,但人生贵在经历,在经历中不断切换角色,在角色切换中感受多维人生。另外徐炜锋表示在同一时间内同时处理好不同事情也是我们应对纷繁复杂世界需要具备的能力。他还记得晏维龙书记曾跟他打过一个比方,“抛一个瓶子接一个瓶子不算本事,抛二接二也不算本事,因为人本来就有两只手,抛三接三才算本事”。当然,最为可贵的是这些经历让他认识了很多优秀且可爱的同学、同事,“益者三友,友直友善友多闻”,在与他们共事中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
最后,徐炜锋分享了自己对于论文的一些经验:

经验之谈
论文写作与发表是一件相当有套路的工作,这种套路见于各大学者讲座与网上各种学术牛人的帖子,徐炜锋说他自己也是这么学来的。还介绍了两种他认为适宜研究生的学习方法——框架法和历史溯源法。这两种方法是对过去二十多年在应试教育下所熟悉的“背书做题→考试”模式的摆脱。所谓框架学习法即有框架的系统学习,先构建知识框架,抓住学科主干,再往里填充细节。这就像造房子,先把房子的整体框架建起来,然后再往里填充砖头,它能有效避免知识碎片化以及被动而短视的知识积累。而历史溯源法是充分关注学科的发展历史与历程,尤其是主流思想演变过程。在大学和研究生阶段我发现关于历史这类选修课总是最不受欢迎的,大家好像对历史天然有种漠视感。但是任何学科都其历史继承性,领域内的大牛也总是要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如果失去前人的肩膀,视野必将大大受限。无框架和无历史溯源的学习,最终导致被知识所驾驭而非驾驭知识。徐炜锋认为从会考试到会学习是我们研究生阶段需要完成的嬗变。
寄语
更加宽泛“三观”话题,我并不想谈论太多,因为自己目前也正步入人生的又一段迷茫期,青春本来就是场跌跌撞撞的旅程,每个人都将拥有自己的故事。这里只想送给大家三组词:定位,方法与努力——定位自己、找准方法、不断努力。这是我较为笃定的三组词,它们陪伴我度过了很多艰难的日子。


返回首页 | 学校首页 | 返回顶部